雾霾津贴

编辑:大气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9 21:20:55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雾霾津贴是对在重度污染雾霾天气期间长期从事室外工作的劳动者发放的健康补贴。
2014年4月3日,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日本松下集团宣布将向派往中国的员工发放雾霾津贴,不过这一津贴的覆盖范围并不包括中国籍员工,根据松下规定,中国员工也不得申请这一额外补贴。
中文名
雾霾津贴
时    间
2014年4月3日
所属公司
日本松下集团
针对人群
派往中国的员工

雾霾津贴产生背景

编辑
松下集团这一举措有源可溯,据公开报道,
雾霾津贴 雾霾津贴
2013年12月5日,考虑到北京PM2.5空气污染问题趋于严重,日本外务省开始研究从2014年起增加在北京工作的日本驻华大使馆职员的补贴金额。
事实在更早的2013年4月,东芝已经开始给常驻北京、上海两地的日籍员工支付“危险补贴”。东芝总部称:“我们总是注视全球的劳动环境变化,并非因为是中国才采取特别的措施。”但同时也声明:“是否扩大支付地域,现在尚不确定。”
建设、产业机器综合技术大企业小松制作所,在中国近年PM2.5问题凸显后,马上给所有常驻中国的日籍职员发放能防御PM2.5的口罩。小松宣传部说:“虽然我们公司现在没有支付特别的补贴,不过今后会看具体情况决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雾霾补贴被指歧视中国员工
虽然松下集团宣布发放污染津贴,但是这一津贴的覆盖范围并不包括中国籍员工,中国员工亦不得申请这一额外补贴。有相关舆论认为,对于在同样空气质量的环境中劳动,松下此举区别对待,有对中国员工歧视之嫌。
2013年5月,一份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和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共同研究的调查报告显示,长期暴露于污染空气中,总悬浮颗粒物(TSP)每上升100微克/立方米,死亡率上升14%,平均预期寿命将缩短3年,且死亡率的上升几乎都是由心肺疾病导致的。
雾霾对身体健康与寿命的影响是一个长期的、慢性过程。日本率先宣布补偿派往中国的日本员工,然而日本员工面临的污染问题和健康问题,松下的中国员工同样在承受这一危害,相同的劳动环境中,企业却无法在此福利上做到一视同仁。[1] 

雾霾津贴发放提议

编辑
2013年1月27日,湖南省人大代表李国武向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提交议案,建议给室外劳动者发放重度污染雾霾天气津贴。

雾霾津贴发放理由

编辑
雾霾空气中的污染物许多是有毒的重金属甚至致癌物质,不仅降低空气能见度,超过一定水平会影响人的健康。人体吸入后,在短时间内会出现急性疾病,如呼吸系统疾病。空气污染物在人体潜伏期也很长,长期积累很可能形成慢性心血管疾病、肺癌等疾病。
对于抽烟危害的“主动性”,雾霾污染使人“被动”受害,危害面更大。许多人由于工作需要,却不得不在重度污染雾霾天气长期工作,身心均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应当给予一定的健康津贴。

雾霾津贴专家建议

编辑
李国武建议,政府应确定重度污染雾霾天气劳动保护的适用对象,规定各级组织在重度污染雾霾天气期间安排劳动者室外工作,必须实行健康补贴。
具体措施有:换班轮休、缩短劳动者连续工作时间,不安排劳动者加班等。如果重度污染雾霾天气PM2.5超过1000微克/立方米,应立即停止户外露天工作。此外,实行雾霾天气津贴必须在法律层面上有所保障。
一直关注雾霾问题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于3月11日接受央视《今日说法》栏目采访时说到:“雾霾绝对是一个举国体制,各行各业需要同时行动”。如果政府与各行业、各阶层能群策群力,5年时间,大家便会感觉到改善,而对于雾霾补贴,也应从以下几点去理解:
一、用于溯源治污
对抗雾霾天气,补贴不是目标,治污才是根本。但是,从国外的治理经验看,治霾必然是一项跨度长,涉及面广的系统工程。源头治理固然要摆在极端重要的位置上,但在这个过程中,如何使雾霾的伤害降到最低,也是不应该回避的问题。
二、用于技术研发
加大对PM2.5产学研课题的扶持政策,引导市民健康生活习惯培养,扶持护肺用品等大健康产业发展,亦是为人民服务的应有之义。
三、用于个体民生
地方政府向污染企业收取了税费,更可能对后者处以不菲的罚款,这些钱除了用于治理环境污染,补偿社会与民众也是合理选项。另一方面,政府理当承担守夜人之责,发放有关补贴也是加大对公共健康的投入,补助了医疗卫生的需求方。
发放雾霾补贴只是一种举措,更重要的是社会上下树立生活积极乐观的信心。市民主动应对、学界发力研究、政府引导支持,在各方合力下,从容“用妙方”而不是“乱投医”,才能真正把大气治污这份沉甸甸的民生重担挑起,才能用清新空气体现我们的宗旨和信仰。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蓝天白云将会回归,使人民群众看到幸福的愿景,找到幸福的感觉。

雾霾津贴现实意义

编辑
从污染源头治理,把雾霾津贴的多少与重度污染雾霾天气的天数挂钩,无形中会增强地方政府和企业的环境担当和环保意识。当全社会对于防治大气污染的意识提到了一定高度,PM2.5的数值才有可能真正降下来,空气质量才会大幅提高。

雾霾津贴最新进展

编辑
2014年4月3日,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日本松下集团宣布将向派往中国的员工发放雾霾津贴,不过这一津贴的覆盖范围并不包括中国籍员工,根据松下规定,中国员工也不得申请这一额外补贴。[2] 
2014年3月12日,日本电子巨头松下集团在2014年春季劳资交涉中宣布,将向外派往中国的员工发放污染津贴。这一津贴以中国部分城市高水平的PM2.5值作为依据,补偿严重的空气污染对他们的身体危害。
事实上,对于国外大型公司将员工外派海外(特别是外派往发展中国家)时,为员工发放困难津贴(hardship allowance)是常见的做法,同时在空气污染问题上,许多企业都在悄悄提高驻华外籍员工的福利,或者粉饰成“发展中国家津贴”。
而如此大张旗鼓地因为空气污染问题而正式宣布进行补助的国际公司,松下集团是第一家。而在公开场合松下的发言人拒绝透露详细的补贴金额,也不愿意透露在中国到底雇佣了多少名外籍职员,不过其明确表示中国籍员工不在补贴范围内。[1] 

雾霾津贴群众心声:“雾霾补贴”怎么花?

编辑
“雾霾补贴”提案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理念,也引发了网民的热议,焦点集中于补贴“发给谁” “谁来发”“怎么花”三个问题。
有网友表示“要发补贴,也先发给环卫工人吧,人家顶着寂静岭一样的天气在扫地,那可是用绳命在工作”,有的网友却认为“我们同呼吸,同命运,补贴人人有份”,而北京政协副秘书长谢朝华“呼吁政府尽快出台‘雾霾补贴’,优先为环卫工、建筑工、快递员、交警等户外工作者提供护肺支持,保障市民健康呼吸的权益”。
至于“谁来发”,有网友支持国家财政与企业共同负担补贴,同于“家电下乡补贴”,国家和地方财政出资,企业让利,给消费者双重补贴。谢朝华则认为可以参考“高温补贴”的模式,由企业发放,而后在企业所得税中扣除。
最后“怎么花”是群众最关心的实际问题,“护肺提案”建议雾霾补贴要落到实处,不能流于经济补偿,而应该像高温补贴用于采购清凉饮料一样,让雾霾补贴帮助户外工作者采购到“靠谱”的护肺产品。

雾霾津贴正方

应给户外工作者发“雾霾补贴
雾霾补贴’必须得发,相当于伤害之后的一个补救措施。但是发了补贴不等于可以不治理雾霾。户外工作人群受雾霾的影响更直接更严重,他们的权益也受到了损害。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家花钱对户外工作人群所面临的健康威胁买单,也无可厚非。
全国政协委员谢朝华就提出政府应以“雾霾补贴”的形式,优先为环卫工、建筑工、快递员、交警等户外工作者提供护肺支持,保障市民健康呼吸的权益。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大量网友的积极支持。有网友表示,“雾霾工作者”大多是对城市有突出贡献的人群,“应该同他们同呼吸,共命运。”

雾霾津贴反方

“雾霾补贴”不能发
环保志愿者,反对发放“雾霾补贴”的理由是经济手段不能替代道德的正当性,如果让政府花纳税人的钱去发“雾霾补贴”,显然是不合适的。人人都是雾霾天的受害者,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把污染的产权明晰,产权明晰之后,谁拿到污染空气的产权,就应交一定的费用。再用这笔费用治理雾霾,有可能形成效用的最大化。
网友还质疑应该由谁来发放补贴,用人单位吗?这名网友认为,如果由用人单位发补贴,等于说这些单位给污染买单,对它们来说也不公平。
广东省环境保护厅一名专家认为,“雾霾补贴”发放目前来说很难落实。因为造成这种恶劣天气的原因太多了,没有确定的责任主体,就不知道资金从哪里出。他认为政府可以设立“雾霾基金”,向高排放的企业等收取一定的排污费,作为治理雾霾的基金,一部分用于治理,一部分用于科研,另一部分用来作为公众补偿。

雾霾津贴专家

与“雾霾补贴”相比 大家更愿意看到蓝天白云
有社会管理方面的专家表示,无论“雾霾补贴”发还是不发,都存在一些无法回避的问题,钱从哪里来?给谁发?怎么发?“发给部分人群,是不是就变成这些人群的普遍福利,全民发放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几乎所有人都承受着雾霾之害,包括交警、快递员、环卫工人等户外工作者,但是比起补贴,大家还是更希望看到蓝天白云,更希望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与其研究如何发放“雾霾补助”,相关部门不如进一步加大治污力度,强化执法力度,努力营造出天更蓝、水更清的生活环境,让大家的呼吸更顺畅更安全,这才是这场争议最大的价值所在。[3]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非社会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