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军营的日子

编辑:大气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11 21:33:53
编辑 锁定
《离开军营的日子》是于庚庚执导的连续剧,深圳市鼎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发行。
快速导航
演员表
中文名
离开军营的日子
其它译名
我是一个兵》、《我的未来属于你
发行公司
深圳市鼎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导    演
于庚庚
编    剧
李小虎 张建勇

离开军营的日子资料

编辑
30集电视连续剧《离开军营的日子》,曾用名《我是一个兵》、《我的未来属于你》。
导 演:于庚庚
编 剧:李小虎 张建勇
制 片 人:廉振华 许壮怀
发 行 人:深圳市鼎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联合摄制: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影视事业部
中视影视制作有限公司
宜华集团
深圳市鼎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制作许可证:甲第005号

离开军营的日子演员表

编辑

离开军营的日子故事梗概

编辑
30 集电视连续剧《离开军营的日子》是一部关于军人、关于誓言、关于阳刚血性男人的故事。这个故事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一直延续到新世纪的到来,在一种浓烈的怀旧氛围和帜热的现实生活中,强力挑动着我们生命中那种关于爱、关于英雄、关于信念、意志的神经末梢。我们无法颠覆过去岁月留给我们的理念,我们更无法不站在今天这个时代的立场上看待我们的过去。这一代的“英雄”默默的,一点一滴的仍走在自己的路上,惊回首间,你才看见了这个时代孕育出的新生命、磨砺出的新人物,和这一代英雄们所映射出来的无比光辉。
本剧主人公、曾当过突击一连连长的高建设,历经了生死的战场历练,打了胜仗,荣立功勋,却又自愿放弃部队的提升,要求转业,回到城市,投入到当今的生活浪潮中。在商场的绞杀和撕心裂肺般的情场中,为着那赡养牺牲战友父母的誓言,为着那拯救他生命、给他生命力量的“吻”,高建设这样一个男人,在冷酷地现实和无数次挫折的重击下,最终没有倒下,用他忠诚的心和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意志追逐着他的人生夙愿……

离开军营的日子情节放送

编辑
那是一个死寂的夜晚,陆军十八师突击一连全副武装伫立在凝重的空气中,连长高建设铁青着脸在队列前走来走去。因为在开拔上前线前,三排长宋大山和王勇敢等一些战士集体留下遗书,说他们如果战死在沙场,请活下来的战友照顾他们的父母兄妹。高建设喝斥道,这是动摇我们的军心!涣散我们的军队!在高建设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活着上去,义无反顾地打胜仗,一个不少的全部活着,凯旋而归!
在通往前线的火车小站,战士们在车下“放水”时,高建设发现了来不及躲避,藏在花丛中的文工团员吴小含,高建设赶忙喊道“停火”。吴小含害羞的抬起了头,手里还拿着刚摘到的山花。高建设和大伙吆喝着,请文工团员吴小含唱首歌。这时,军列出发的汽笛响起,吴小含看着登上列车的战友们和高建设,她追赶着启动的列车挥动着手里的山花,向奔赴前线的战士们致意,并大声的向高建设喊道:我叫吴小含——
战斗异常残酷,三排长宋大山不幸被炮火击中。战士王勇敢在密集炮火的间隙中,看到高建设把手枪塞到了宋大山的手中,宋大山举枪自尽。王勇敢发疯的扑向高建设,一拳击倒了他,喊道:你逼死了他!你杀了他!你杀了他!
那场战斗最终取得了胜利。但排长宋大山和其他六位战士却不幸牺牲。高建设也身负重伤,生命危在旦夕……
两个月的手术和抢救,高建设依然没有脱离危险。师长赵凯得知高建设生命已为时不多,匆匆赶到野战医院,他一定要把那枚“一等功臣”的功勋章在高建设活着的时候就戴在英雄的胸前,让他感受到祖国和人民给予他的那份荣誉和光荣。
在野战医院慰问伤员的文工团员吴小含认出了生命垂危的高建设,看着插着呼吸机毫无生息、深度昏迷躺在病床上的高建设,吴小含心头不由得一阵酸楚,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请求师长,让她给高建设戴上功勋章。看着那闪耀着光芒的勋章放在缠满纱布的胸膛,看着那活生生的生命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吴小含含着泪水唱起了高建设他们曾要求她唱的那首《热血颂》,不由自主的亲吻着高建设的额头,那是对一个弥留之际英雄的敬慕,一份对英雄的爱,那是最后的送别。
那张题名为《把吻献给最可爱的人》的照片被登在了全国的报纸上。
高建设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大家都说是吴小含的那个吻唤醒了他,给了他生命的力量。这个吻深深的、刻骨铭心的印在了高建设的心里。
高建设将那牺牲战友们鲜血染红的遗书视为给自己的最后一道命令——照顾好牺牲战友的父母兄妹,喊他们亲爹亲娘,做他们的亲儿子。高建设毅然脱下军装,离开了部队。
那年冬天,他揣着革命军人伤残证和一等功臣的勋章回到了这座城市。他立下誓言要建一座“壮丽人生”家园,让牺牲战友的爹娘们住进来,过上好日子。他卖过鞋,卖过书,为他的蓝图基石一点点的积累着。他发现了一处废弃了的老字号澡堂子,决定要做自己的第一个“大”生意。为了筹措开业资金,高建设把自己的连职转业身份改变为复员军人身份,得到了一万元复员费。他召集来和他一同退伍的战友们,以军人的风格开始了自主创业。
钱副市长的女儿钱平平文革中曾在高建设家寄养过,高建设的母亲为了保护幼时的钱平平葬身洪水中。高钱两家为此有了心照不宣的儿女承诺,钱平平的心中也一直埋藏着对高建设的爱慕之情。
高建设为实现自己的誓言奔忙着,无暇看望钱平平,使钱平平大为不满。高建设房间里摆放的那张《把吻献给最可爱的人》的照片,使钱平平心中种下了情感的阴影。
澡堂子开业那天,在响亮清纯悠长的军号声中,红绸锻徐徐落下,毛泽东手书的“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金光闪闪。澡堂子“玉泉堂”的牌匾矗立在门头,高建设和他的战友们又一次行起了军礼,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开始了他们人生中新的“战役”。
高建设去广东看望牺牲战友宋大山父母时,在广州火车站看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正被推下车厢的女军人,高建设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女军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吴小含。吴小含由于隐发性腿病无法再执行演出任务,来到广州陆军总院骨科主任的姨妈处进行手术治疗。见到吴小含,高建设再也按耐不住对她的思念和爱。他拿着一支红玫瑰来到手术室前,郑重的向吴小含表达了脉脉之爱。高建设在吴小含耳旁说,他要用生命的全部热情真挚的去爱吴小含,请求吴小含嫁给他。
复员回到广州的王勇敢,一直精心的照顾着吴小含。看到此幕,他心中暗下决心,为了自己也爱慕的吴小含,王勇敢放弃了广州的一切,毅然决然的来到了大西北,来到了高建设所在的城市。他要实现自己的价值,他要战胜高建设。
腊月三十的天空,飘着鹅毛大雪。高建设接到了吴小含的电话,她说她给高建设送上一份最珍贵的新春礼物,请高建设接受这份礼物。飘落的大雪中,高建设见到了吴小含,见到了他日夜思念的人。吴小含对高建设说,她来了,就不走了,再也不离开他了,她已经要求转业来到了这座城市,她就是这份礼物。高建设说,珍贵。
性格执拗乖张、直率真诚的钱平平,得知吴小含来到了这座城市,她决心誓要得到自己的所爱高建设。她置办新房,欲嫁高建设,却未得到高建设同意。一气之下,钱平平把置办的新家具统统扔掉。空荡荡的房间里,钱平平默默的流下了眼泪。
高建设他们为了澡堂子事业更大的发展,积极扩大经营、搞好服务。在更换大型锅炉时,为了节省资金,安装的价格低廉的锅炉发生爆炸。玉泉堂被勒令停业,高建设承担了全部责任。面对玉泉堂残墙上巨大的“拆”字,高建设的情绪也陷入了低谷。
为了从县城调到大城市来,福海顶替了高云山,担任了东风内衣厂厂长。上任后,心不在厂,把本已举步维艰的东风内衣厂搞的更加困难重重。为了金蝉脱壳,福海说服区工业局选中了高建设这个英雄模范人物,请他当东风内衣厂厂长。明知这是个烂摊子,高建设还是横下了一条心。他深知父亲高云山退下来的时候,心里就特别难受,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工厂,对不起工人,不是滋味。冲着是他的儿子,高建设决定承包东风内衣厂,把它搞个样子出来。
在内衣厂,高建设做起了与一个男人、一个军人风马牛不相及的女式胸衣产品。他运用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和磨炼出的智慧,跑设计、搞新品、钻市场、打品牌,以一个军人的气概和方式解决了拖欠货款等重重困难,使得内衣厂扭亏为盈,获得巨大的发展。高建设一个发誓永不穿西装的人,却在东风内衣厂建成了西北最大的西装生产线。使东风内衣厂成为了优秀企业。高建设也被评为十佳青年企业家。
高建设对钱平平给予内衣厂开发新产品的帮助表示感谢,钱平平说她什么感谢也不要,只要高建设能闭上眼睛。高建设不以为然的闭上了眼睛,钱平平深深的亲吻了高建设。这一吻同样被拍成了照片。
书院门古玩街,钱平平找到了正在做节目的吴小含。钱平平拿出了钱高相吻的照片,问道,知道这张照片和那张《把吻献给最可爱的人》的照片有什么区别吗?钱平平告诉吴小含,这张不需要命题,它不是作品,不需要公开。它是私密的,无言的,它是我们的生活,它才是真正的爱。那个“吻”只不过是政治宣传,只不过是一种公开的表演,充其量也只是对一个英雄的崇拜而已。那个“吻”不代表感情,更不是爱情。
吴小含不听高建设的解释,执意离去。她要一份纯真的爱,没有杂质的爱,一份只属于她的爱。她无法原谅高建设。
东风内衣厂的骄人业绩和丰厚利润使人眼红,原本让出东风厂的福海开始从中作梗。以高建设未经批准,擅自动用承包所得的资金为由,说服工业局将其罢免,解除承包。
市长得知此事,与高建设虔心长谈,并为他找回了公道。为了“壮丽人生”,高建设毅然选择离开了工厂,他把承包内衣厂所得的大部分资金,购买新的生产线,留给了东风内衣厂。自己用所剩不多的资金,买下了远郊过去曾是军马厂的一片农场。他就要在这片农场上,盖起那“壮丽人生”家园。
高建设请回了他曾供养上大学,学习生物技术的牺牲战友宋大山的弟弟宋小山,搞起了培殖新品种布尔羊的实验基地。高建设对自己的战友说:我们是军人,我们是战士,就是要攻克一个个新的堡垒。
依然无法割舍高建设的吴小含,得知高建设到了牧场,便随同朋友林蓉前去看望。在郊区车站,一个妇女借口上厕所,将一个盲童婴儿遗弃给了吴小含。孤儿院因为床位饱和无法接收这个婴儿,于是吴小含决定自己来带这个孩子。
王勇敢无微不至的关怀着吴小含,在这座城市最好的餐厅里,王勇敢送给吴小含千百朵玫瑰花,终于向她表达了自己多年的爱慕之情。
雷电交加的雨夜,牧场羊圈塌出一角,布尔羊种羊丢失了一只。高建设奋不顾身的冲进暴雨中寻找。因为连夜的劳累,高建设当年的伤病复发,医生告知高建设是脊椎病变,会双目失明,并瘫痪。面对突如其来的病变,他沉思了很久,高建设以一个军人的坚韧和毅力默默的接受了这个现实。他横下一条心,不能让自己深切爱着的吴小含和一个即将双目失明并瘫痪的人在一起,那将无法给她快乐,给她幸福。
高建设把吴小含和钱平平请到了牧场,他要割断与吴小含的一切情感。他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痛苦,告诉吴小含,他要和钱平平结婚。吴小含无法忍受,一巴掌扇在高建设的脸上。高建设慢慢的抬起头,又一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小含,这一巴掌算我还你的,我们两清了,从此我高建设不再欠你的。高建设跨上那匹乌黑的军马,拉起钱平平,坐上了马背,风驰般的向远方奔去。吴小含五雷轰顶,悲痛欲绝。
暴雨瓢泼的城墙上,高建设和王勇敢相见了。高建设说,有件事,我们该了断了,那就是吴小含。我们不应该再是情敌了。高建设亮出了手中的红星,要求与王勇敢赌一把,输者永远离开吴小含。高建设双拳紧紧的握着,王勇敢质疑的、不屑的看着高建设这游戏般的赌注。高建设说,我是认真的,勇敢,难道你连这游戏般的赌注都没有自信吗?王勇敢猛的一把握住了高建设的一只拳头,那只拳头慢慢打开,露出了红星。王勇敢欣喜若狂,一把抓过红星举过头顶,高喊着吴小含是我的了,吴小含是我的了!王勇敢直视的看着高建设说,请你遵守承诺,永远离开吴小含。另一枚红星,从高建设的另一只手掌中落下,暴雨击打在落地的红星上,那红色显得鲜亮、凄凉。
高建设顶着悲痛,全身心的投入到牧场的工作中。一天,高建设接到一份请柬,是王勇敢与吴小含的婚礼邀请。高建设似乎感到一份内疚后的宽慰,又像是一把刀深深的刺进了他的胸膛。高建设准时出席了他们的婚礼,所有人都惊愕了,以为高建设绝不会出席婚礼的王勇敢也惊呆住了。高建设看到吴小含,他想起了他和吴小含走过的一幕一幕。在战友们“战友战友亲如兄弟”的歌声中,他祝福了王勇敢,向吴小含敬礼,高建设含泪离开了婚礼大厅。
婚后的王勇敢,并没有真正的得到吴小含。他知道,吴小含心中的人仍是高建设。他是一个情感上无能的失败者。
高建设和宋小山用培育的新品种布尔羊在牧场周边搞起了畜牧产业化,宋小山带来了英方投资公司代表查理先生。查理先生看到了这个项目的发展潜力和前景,也看到了中国军人那种执着、坚韧的精神。高建设和英方联合斥资,江山集团成立了。高建设出任江山集团董事长。许用有着自己的打算,他说服王勇敢和银行向江山集团投入资金,以达到最终吞并牧场这块土地的目的。
江山集团初始,身为人事部长的耿涛将自己的战友纷纷安排在中层领导的岗位上。作为江山集团的英方代表,宋小山批评了这种行为,并狠狠的指出了耿涛和众战友的问题,引起战友们极度的不满。宋小山说,我们现在从事的事业,不是只需要敢打敢拼就行了。我们是需要知识的,需要文化的,是科学的。
布尔羊的培育繁殖基地日益扩大,高建设说,我们的基地是没有围墙的基地,是没有边界的基地。高建设带着战友们把布尔羊和培育技术一一送到牺牲战友父母的家乡。通过布尔羊的培育,改变牺牲战友父母家乡生活现状,摆脱贫困。
吴小含为孩子办理免疫卡时,在医院看到了步履蹒跚的高建设。吴小含向医生询问,才得知高建设此时已病入膏肓。吴小含抱着孩子来江山集团看望高建设,高建设和战友们认这个盲童做儿子。以国旗为证,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军星”。
为了缓和婚姻关系,王勇敢向吴小含提出离开这座城市,共同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吴小含无法割舍高建设,特别是在高建设健康如此令人担忧的情况下,她更是不能走。王勇敢气急败坏的羞辱了吴小含,他们的婚姻几乎完全破裂了。
江山集团大肆赠送布尔羊种羊、不计回报的经营方式让宋小山难以理解。就在江山集团资金面非常紧张的时候,高建设又加速了“壮丽人生”家园的建设工程。此时高建设的身体已经濒临崩溃,他要抢在自己完全失明、瘫痪前,亲眼看到誓言的实现。
因为经营理念的巨大差异,宋小山万般无奈退出了江山集团。由于动用资金建设非盈利项目“壮丽人生”家园工程,随着宋小山退出英方撤资后,银行也停止了对江山集团的贷款。王勇敢和许用拉拢宋小山,欲彻底挤垮高建设。许用和王勇敢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接收了牧场这块土地。
在“壮丽人生”的移交现场,王勇敢对高建设说道:我赢了,现在看来,你是可以被打倒的。高建设一步一步登上脚手架,饱含深情的在五星上刷上了红漆,红星闪烁着耀人的光辉。心情沉重的高建设走下脚手架的时候,眼前一黑,跌落下来。
在医院,高建设要求将自己的眼角膜移植给军星。医生拒绝了他的要求,告诉他,这是违反医学原则的。高建设说,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我要为我的儿子献出眼睛。对于这么一个小的生命,他来到世界上,就应该看到这个世界是多么美好,他要看到阳光和鲜花,他要看到人们脸上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手术前,高建设拿起《把吻献给最可爱的人》的照片,久久的注视着。
孩子的眼睛复明了,高建设却永远看不见了,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了。高云山伤心的抱着高建设,儿子,你把青春献给了军队,你把生命献给了祖国,你把眼睛献给了儿子,你把一切都献出来了。高建设含泪微笑着,爸,我值了,我很满足。
钱平平和吴小含终于走到了一起,她们静静的谈论着,谈论着她们爱、或者曾经爱过的高建设,她们为他的付出而感动,她们决定用心使高建设的余生平静而幸福的度过。
马栗坡烈士墓地,高建设、宋小山、王勇敢站在宋大山的墓碑前。宋小山质问高建设,我哥哥究竟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举枪自尽?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从不给我解释?高建设,你哥哥是真正的英雄,他英勇的战斗到最后一刻。牺牲前,他捂着血流如注的胸口,嘴里还喊着打胜仗、打胜仗,他是战死沙场,他是英雄!
王勇敢看着双目失明的高建设,他此刻才真正的认识高建设,他看到了高建设的胸怀,看到了高建设真挚的爱,他说自己才是真正的输家。王勇敢决定和吴小含离婚。他约高建设、吴小含到影楼合影,在摄影师将要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王勇敢悄悄的走开了,他把打赌得来的那颗红星留在了影楼,他希望相爱的高建设与吴小含走到一起。高建设得知王勇敢离去,不顾一切的追出影楼,双目失明的他站在穿梭如流的马路中间,高喊着王勇敢的名字寻找着他。吴小含为了高建设的安全,却被疾驰而来的轿车撞飞,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自以为江山集团已是囊中之物的许用在和高建设摊牌时,万万没有想到,宋小山利用许用的资金盘活了江山集团,并把资金又退回给许用公司,成立了“江山国际集团”,法人代表是高建设。宋小山说,“江山”永远属于陆军十八师突击一连。高建设释怀长笑,他坚定的说,我还有个野心呢,咱要做世界500强
新任江山国际集团董事长宋小山,原本就不同意建设“壮丽人生”家园这样的工程,他要把资金用在刀刃上,但又不愿意再次伤害高建设,他说服了集团的每一个人,包括高建设的那些战友们,背着高建设建起了江山国际的生物科研大楼。在落成典礼上,高建设得知“壮丽人生”家园被改建为生物科研大楼时,愤怒不已,他质问道,“壮丽人生”那是生死的契约!是对牺牲战友的承诺!你们谁做的了这个主?你们谁负的起这个责任?谁——?
2000年的钟声响起,千禧年的礼花映红了整个城市,万家灯火,火树银花。高建设抱着军星,和钱平平来到了城墙上,高建设吼起了秦腔,那西北汉子蟠龙仰天的长啸,回荡在整个城市……
“呼喊一声绑帐外,
不由豪杰泪下来,
某单人马上把唐营踩,
直杀得儿郎痛悲哀……”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影视作品